29把**,女儿的s水把衣裙打湿了(1 / 1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“嗯唔~”叶凝欢原本醉得迷糊,这会儿被男人的大龟头戳得直发颤,忽而听到春眠同相思的对话,不由胡乱地推搡着继父,想要挣扎开来,又想着对外面呼救。
  看着女儿这副模样,外头的侍女又不停地唤着女儿,只怕她若再不出现侍女们会吵到妻子同岳父跟前去,越想越不安,陆必先只得依依不舍地把卡在女儿穴口的大龟头拽出来。
  “呃~”虽然继父的大肉棒没有完全插进来,只卡了一个龟头在自己的穴口,可是小姑娘的娇x未曾被任何男人插入过,自是紧得不行,男人拽着鸡8将龟头**的时候竟啵地一声响,美人儿不由娇娇软软地伏在男人的怀抱里娇吟一声。“爹爹疼~疼~”
  “乖欢儿,别怕别怕,爹爹已经出来了…”才卡了半个龟头进去就疼得这娇人儿泪汪汪的,若是全根没入怕不是要把她插哭了,不过即便方才只是插了半个龟头进去,男人却觉得畅快极了,心底不由生出来一股子不可言喻的罪恶感。
  小心地替女儿拢好寝衣,男人只得小心地哄着女儿,又生怕侍女们乱找一气,又大声对着外头道:“欢儿在我房里。”
  很快地,春眠同相思都听见了自家将军的话,不由有些意外,不过幸而姑娘在院子里并没有乱跑到别处去,她俩不由觉着松了口气,不多时便看到陆必先把房门打开了。
  “将军…方才,方才小厨房把姑娘平日喝的米酿换错了侯爷的汤酒…呀,姑娘的脸儿怎么那么红。”看着自家将军抱着满脸绯红的姑娘走了出来,春眠不禁有些惊讶,很快地,相思也发现叶凝欢不止脸红红的,那薄纱寝衣的下摆同裙摆也是湿湿的,更有许多黏腻的T液顺着她那白皙的长腿淌了下来,小姑娘不禁十分惊诧地道:“姑娘这是,这是尿了么?”
  “我呃…我看看…”本来对着女儿的侍女陆必先便有些不安,这会儿听到她们这么说,男人更加不自在了,忙往女儿的下身看去,却不想怀里的美人儿却羞臊不已地挣扎起来。
  “爹,爹爹,您放我下来呃~好疼~”听到侍女们这么说,叶凝欢简直臊得抬不起头来,忙想着从男人身上下来,可是方才小穴已经被撑得肿痛,这会儿才动了几下,美人儿不由委屈得眼泪不停地往下掉,男人忙小心地护着她。“欢儿,你先别乱动,爹爹抱你回房里换衣裳…”
  见姑娘害臊,相思这才后悔自己嘴快了些,忙很是不安地道:“应该应该是姑娘葵水快来了,下边水多,姑娘别臊,您吃醉了,且让将军抱着吧…”
  “是啊是啊,姑娘您听话,我同相思替你打花水去!”
  于是,未免尴尬,侍女们便急忙去打热水兑洗身子用的花水去了,陆必先见她着急忙一边安慰她,一边把这娇娇女往她房里抱去。“欢儿,爹先帮你把这身衣裳换了…”
  “不~不要~爹爹,爹爹的J儿大会插坏欢儿的小比你呃~”不管她怎么挣扎,继父都不肯放开她,小姑娘不由着急坏了,只带着哭腔委屈巴巴地说着,男人听到她这么说忙捂住了她那红艳的唇儿,一扭头发现女儿房里还有两个负责上夜的丫鬟,一时整个僵在原地。
  不过男人虽然心虚却还是强装镇定地对她们道:“你们先下去。”
  “是~”那两丫鬟虽觉得他们父女俩很是古怪却不敢多说什么。
  抱紧了这不停挣扎的小人儿,陆必先只觉心虚万分,不过女儿的衣裳确实脏了,男人只得把她放在外间的榻上,轻轻抚了抚女儿的头发,一边替她脱衣裳,“欢儿,你别乱动,爹爹先帮你把衣裳换了…”
  “才,才不要~爹爹要拿大鸡8插欢儿的小比爹爹坏!”不停地推搡着男人,叶凝欢这会儿又不让男人碰自己了,现下衣裳才褪下来她又不让男人碰,只晃着两只肥奶儿不停地在男人跟前乱扭着,真是要把人给勾引坏了!
  求收藏求猪猪么么哒^3^
  --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